【風雨過後的曙光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筆者 慈蓮
    時鐘悄然走至十一點了,同樣的時間、同樣的劇情,先生輕聲的下床、換衣服,並輕輕的將門扣上。一會兒便傳來一陣陣引擎的聲音,車子緩緩駛出車庫後,便呼嘯的奔馳而去,留下孤寂悲泣的我!
    這樣的畫面已上演了三年之久,也儼然成為先生每天的例行工作。他不是去為非作歹,更不是去花天酒地,而是投入了另一個紅粉之鄉。三年前先生的「外遇」憾動了我的世界,更敲碎了我的心。一連串的爭吵、溝通與哀求,換來的卻是令我為之崩潰的答案。我要求先生快刀斬亂麻,不再與此女子糾纏不清。但卻換來先生一句『他可以沒有我,但他已無法沒有「她」』,想不到先生對此女子如此的迷戀。這時的我才深深體悟到,什麼是心痛與心碎!當初的山盟海誓、當初的海枯石爛,竟是如此的不值,老天爺啊!教我情何以堪!
    先生央求我不要為難他,但他又為何要殘忍的為難我呢?在親友面前,我們是郎才女貌,事業更是有成。親友無不羡慕,並稱此姻緣是「三生石上結良緣」。當我還頂著這份榮耀的光環時,竟傳來先生的自白,告訴我他愛上了另一個女人,希望我能接納她。先生懺悔對不起我,但卻無意悔改,竟還要求我接納她。這種劇情對白不是應該只出現在連續劇裏嗎?怎麼會活生生的在我的世界裏上演呢?
    我失控的歇斯底里,表達著我的不滿與反對。但似乎難以改變此既定的結果,他們甚至「還相約來生」。三個當事者對坐談判時,先生一面倒向袒護她,活像我是窮極惡煞的潑婦。而她宛似一朵溫室的小花,經不起我的「狂風暴雨」,我想世間上應沒有比我更可悲的人了!先生要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白天他依然是那位體貼顧家的男人,但夜晚時,請准予他去照顧她。在我以死明志,甚至千種萬式都無法喚回先生的心時,我沈默了!也無語了!在親友面前我們依然溺愛著對方,但在陽光的背後我形單影隻,恍如行屍般的乾枯。
    或許是上天悲憐我,願給我浴火重生的機會。一位朋友閒話之中提起「玉皇天心宮」,其叩問的過程與感應之迅速,於是抱者姑且一試的心態,向朋友要了電話匿稱要去叩問身體。一進門,只見楊師姐本著一份慈悲之心。無畏煩累,一一為十方善信指點迷津。我不知道該如何叩問,所以填寫先生之名字要叩問運程。
    輪到我時,九天玄女娘娘聖示:「令夫流年行運至桃花之劫……」。我當場愣住了,因為自認丟不起這個顏面,故那怕是親人我亦不曾提起過此事。九天玄女娘娘更是一一點明我所面臨的境況,楊師姐更提醒我勿因先生的事情,而使心情隨之起伏,我心中一緊、是的!每當我心情陷入到谷底時,常不自覺的將孩子當成出氣筒,每當我咆哮發洩完之後,總看到孩子驚恐的眼神和無助的臉龐。但是我太沈淪在悲痛之中,所以未能驚覺到孩子的心靈受傷了!楊師姐要我「放下」這份情怨,先替孩子的心靈療傷,再立善願呈「疏文」化解此一桃花劫。
    一定是九天玄女娘娘的恩澤因約過三個月後,先生會與她推說太累了,今夜無法過去陪她。再約過一個月後,先生一星期去陪她的天數已降為四天。又過二個月後,已降為三天。至現在,先生在家安眠的機率是一星期五天會在家,而且有時對方來電時,先生一反往日之熱切反將手機關機。更玄奇的是,先生最近一改之前的冷漠無言相對,反而極盡的讚美我,而且每逢假日必會輕聲細語的央求我陪他們父子去遊玩,有時上山觀星望月,有時則在山林之中追逐飛蝶。旁看他與孩子親蜜的互動,頓時心中充滿著幸福,而這個幸福是我期待已久的禮物。雖然截至目前老公尚未與她了斷牽纏,但我相信九天玄女娘娘會在暗中協助我,讓我的家庭能早一天圓滿。

 

Go Top
線上叩問 線上護持捐款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Line行動條碼
線 上 叩 問
前世因果、運途、身體業障、祖先及親屬過世在陰情形、批流年等
(虛歲XX歲)

請加入官方LINE才可回 (點我看使用方式)

天心佛道院
官方LINE

*需先加入LINE,記得傳上貼圖,
才能正式加好友(點擊QR code或掃描加入好友)。
重新產生